2010年9月1日 星期三

9/4 & 9/5 演出訊息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天氣最熱的時候,我去了一趟棕櫚泉。

地面是燙的,我們都穿了厚厚的夾腳鞋,身邊瀰漫水煙蔓越梅加上椰子鬆軟甜香的味道,他們圍著他說他是

一隻蝶,不時用手指戳一戳。

觀光客一下啊一下咦,「他到底死了沒?」

黑色炫麗的身體,動也不動。

孩子們扮起祭師,狂跳狂叫招魂,哪裡來的鳳蝶? 躺在五星飯店俱樂部游泳池旁的櫃子,這裡是高樓泳池,

四周沒有一顆樹。

「他媽媽再也找不到他了。」孩子憂鬱地想到,大人出來緩頰,「搞不好他是太累睡著了。」

身體完整一隻腳都沒少,頭頂觸角栩栩如生,好像下一秒他會飛。

後來沒有人在意這件事,游泳池依然喧鬧繁華,俱樂部裡煙霧繚繞慵懶,那隻鳳蝶莫名其妙出現像標本也莫

名其妙消失像幻覺,你打鼓的時候並沒有太過的花俏只是像機器每一個點都恰恰好落在精確的位置,你低頭

看來不是很在意輕鬆愜意隨手揮動衣袖拍走暗箭眉也不抬一下,但是你帶走了人群的心跳。

迷樣的鳳蝶再也沒有出現,那個下午其實是個夢境走在你的鼓聲後面總迷惑旅人的心。

馬儁人(Xiaoma) 提到...

謝謝匿名者精彩的回應,我下次打鼓時會好好注意飛過身邊的鳳蝶。

匿名 提到...

雨還是下了,在城市自以為雨過天青被颱風遺忘的早上,賴床卻賴不掉寂寞。

週末,多令人開心的字眼,那些場次與表演,身邊鶯鶯燕燕,你真注意有無鳳蝶的蹤影?角落的騷動應該敵不過舞影飄搖生姿,那些叮叮噹噹跟著你的節奏,你們。

避掉人群,躲進暗巷,逃避陌生人群聚的汗水與香水味,應該也就抹去寂寞的氣味。

為什麼即使在我一個人的房間明明只有一隻鼓卻也可以迴盪出跟在你身後海市蜃樓的笛音?只是,無論多麼不可思議的聲響在幽黑的空間都是非常合理,所以我拉開窗簾,雨滴順勢往下接續不斷。

一切都是夢境,假的鳳蝶,虛構的蟬,和胡作非為的鼓聲,真假的決定在這個世界早已失去了輕重,你臨危不亂振振有詞,一遍又一遍精準演奏出每個點,每個音節,每篇樂章,舞者瘋狂,聽者想像。

有時候,你得原諒那個忘了旋律,暈頭轉向的聽眾,你的鼓聲匯聚漩渦,會造成無法彌補的空洞,像身旁低聲喃喃的戀人,在午夜裡讓人錯覺。

puzzle 提到...

那夜出奇地繁華。

在天堂的叢林中,你的鼓聲如淙淙的雨滴讓夜有了生命,讓地獄裡乾渴的靈魂懊惱不已,你刷下的每一個裝飾音是迷離的兔,跳躍在舞者的肢體與眼底,看不見的絲線,纏繞國王的新衣。

藏不住的,那些鮮豔欲滴的多彩羽毛,那些躍躍欲試的腳步,索性認了你的驕傲,你應該驕傲。

你的鼓裡多了華麗的思緒,你在指頭上偷偷跳舞,雖然鼓聲聽來是無懈可擊的,如果再靠近一點,會發現那是一種偽裝的心跳聲,讓天堂裡開始有了意亂情迷,你讓他們看見漩渦,你讓他們聽見痴醉。

那夜天堂出奇地繁華,原來都是因為你。